七日六夜吉隆坡、热浪岛自游行—DAY3

回为今天要早点去领登双子塔的参观票,所以一早起床,7:15去二楼吃早餐,茶、牛奶是热的,炒米粉微温,煎蛋有点凉,辣的不敢碰,最后只好先冲了杯奶茶,吃了一点炒米粉,炒米粉也有点辣,不敢再吃,吃了几片面包,一碗粥,完成了早餐。餐厅里有两台电脑可上网,我上网发了封邮件给家人,然后回房拿行李,8:15,我们退房。

7:35起床,8:00在前台咨询老板订车票的问题,主要是怕要往太子车站乘长途车,跑到那边又要多花些时间,老板懂马来话,可以问得清楚些,我拿出了在网上打印的有车到丁加奴的汽车公司的电话,老板很热心地打了好几个电话咨询,但因为很多都未上班,不是没人听,就是接电话的只是值班的人,问不出个所以然,老板建议我们到富都车站问还要快,我们心里没底,早餐也没敢花时间吃,先到富都车站。

其实我们应该吃完早餐后到富都车站买到丁加奴的车票,可没人想到这点,以致后面的行程要调整,这是后话。当然,大马可以网上买车票,很可能即使我们想起来去买票,票也早已卖光了。

途中经过小找换店,也就是昨天100RMB=53.3RM的店,手中马币不多,就想进去换钱,谁知道还没上班,只好又折返回STAYORANGE那家,也没开门,没办法,就先去富都车站。富都车站早已是人声鼎沸,有类似“蛇仔”的人,口中叫着目的地的名:如槟城、关丹等,招揽人买票,我们直接走到昨晚看到的78号窗TRANSNASIONAL买票,听到“FINISH”有点茫然,当天出发的已售光了,明天的就有,但明天出发的,到达丁加奴最早已是下午过后,已赶不上12点的船进热浪岛;再到相隔几个窗的另一也颇大的公司问,也卖完了,心觉不妙,也不管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了,总之窗口有贴着丁加奴的字样,就上前问,可都售完了,这时不管窗口有否贴丁加奴的字样,也上前问,有前往丁加奴的公司,票都卖完了,没有前往丁加奴的公司,售票员也算不错了,在纸上写窗口的号码,让我们去问,我们来来回回,几乎把所有的窗都扫遍了,遇着排队人多的窗口,还得等好几分钟。当天的票都卖光了,曾想过即使不是原计划的坐夜车省时间,有中午出发的车也买,到了丁加奴再找地方住一晚,但令我们失望的是:不论几点出发的都卖光了。

来到龙凤酒店,是一个马来男人当班,我们觉得没什么电视节目可看,于是改为要88RM的房间,放下行李,回前台问怎么去双子塔,一位高高瘦瘦的阿姨,应该是老板娘,告诉我们路线。我们按她的提示,经过茨厂街的牌坊,看到有一个小小的找换店,门口有报纸卖,我们顺便换了马币,100RMB=53.3RM,继续前行,经过了两个路口,就看到PASAR
SENI站,到了售票处,本想自助买票,却不够硬币,纸币也不够,好像不能同时接受硬币+纸币,只好到售票窗买,1.4RM/人。

这时真有点着急了,心中盘算若真买不到票当天的票,已不能如期到达,3月11早上飞机,不可能只在岛上呆一天就走,宁愿打电话给LAGUNA,看能不能把订好的套餐延期,以后有机会才去,余下的时间可在吉隆坡逗留,慢悠悠地逛。

出了KLCC站,正在思量该往哪边走,看到面包店有很多人在排队,上前问了个华人GG,原来他听不懂广东话,问我可否讲普通话,我用普通话问,他回答了我。按他的指示走到一CAFÉ,侧边有个走扶电梯,上电梯,回到地面。保险起见,再问一个MM,她说她不知道,正想离开,我们请她帮我们问问门口的保安,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帮我们问了。我们后来才知道她是VINCCI的SALES,人家正赶去上班。
按保安的说法,出门口后向左走,走到里面,有个类似酒店前台的大厦接待处,旁边有一排类似地铁的闸机,估计是大厦工作的人出入要刷卡。
再前行,可看到一个指示牌写着“SKY
BRIDGE”,不远处就有手扶梯,下手扶梯就可看到FITNESS
SENTER,SENTER左边是卖纪念品,右边已有一些人在排队,就是售票、登塔的地方。

当然,未到最后一刻,还要想想办法。这时,看到一位华人大叔悠闲地在云顶售票窗对面站着,于是上前问他,他说买不到也没其它办法了,叫了一位的士司机过来,告诉他我们要去丁加奴,司机以为我们是香港来的,开价800马币,我心想:比我订好的LAGUNA套餐费用还贵,宁愿以后再去,不作考虑。直截了当说太贵了,我们负担不起,问他能否找到其他人拼车,他说一时间很难找到人。
我们请他留了电话,如果我们真要包车就打给他,也给了我们的电话给他,有人拼车打给我们。

我们领了11:15登塔的票。先逛逛纪念品店,买了小小的纪念品。再回到双塔前的广场,照相。然后去逛百盛,在伊势丹买了个似榴莲的水果,也忘了叫什么名字。有金店开门了,进去看了看,发现不太认同飞机上的马来西亚GG的说法,款式偏粗犷,马来款式较多,甚至可说是老土,可SHOW柜里马来嫁妆的金器颇靓,很有特色,很欣赏。

这时,的士司机无意中说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他本意是想说我们不包车,会很麻烦,他说:“除非你在关丹中转,但现在不知还有否到关丹的票,到了关丹再转车到丁加奴不知是否能买到票。”我想起看过有的功略写:先在吉隆坡到关丹,或者先在关丹住一晚,再前往丁加奴,大概都是车程3、4小时,我即刻问他两段路程分别需时多少,他答都是4小时左右,而且还算很不错,指给我们看卖关丹车票的窗口,谢过他,我们上前问,当天出发的都没了,明天的就有,我们又再一次扫遍所有窗口,这回找的是当天出发去关丹的票,几经辛苦,终于找到一个当天2:30PM出发的车,RM22.1/人,也不管了,先买下,再不买,连关丹也去不成。解决了第一程,接着找关丹到丁加奴的,都没有票,只有放弃,继续解决回程的票。

有卖衣服的店,价格比国内稍贵。也看了卖头饰的店,价格贵到飞起。有卖旅行箱包的店,款式不够香港多,价格比香港的贵。鞋比国内便宜,款式也较多。

的士司机见我们手上拿着车票,走来问我们是否买到关丹的车票,我们答是,他知道没戏了,也没再游说我们。

时间差不多了,先去吃了个包,再回领票处,排队上塔。先安排看宣传片,再排队上塔,排了很久,在等待期间,我和朋友才各自把对方的新电话号码储存。入电梯后很快上到SKY
BRIDGE,停留了大概20分钟,就安排下塔,和几年前我跟旅行团来参观时不一样,当时我们还可以到塔顶用望远镜观望市容。

回到78号窗TRANSNASIONAL问丁加奴回吉隆坡的车,9:30PM开出的已售完,10:00PM开的时间有点紧迫,如果中途有些许延误,分分钟会赶不到飞机。朋友嫌转车麻烦,说就买10:00PM的吧,最多到时打的到机场。而我则认为,赶不上飞机可真是大件事,8小时车程,回到吉隆坡已是6点,即使是打的到机场,1小时应该要吧,赶到机场还得找CHECK
IN柜台、海关、安检,勉勉强强能赶上,车能准时固然好,但如果即使迟15分钟,我们就悬乎了。
几经权衡,还是决定买由关丹中转的票。

又在百盛里逛了很久,看到一家类似便利店的小店,有卖金钟泉牌豆蔻油,可当时以为唐人街肯定会有,就没买,想不到后来找了几家药店、万宁、屈臣氏都没有。后来在万宁买的巧克力很便宜,正在做特价,100G的才2.99RM。

决定好了,新问题来了,两人身上的钱不够买回程的车票,没办法,折返唐人街换钱,再回去买。正在78号窗排队时,前台阿姨打电话给我,说她正在富都车站,她特意提前在上班前1小时来这里帮我们。我告诉她我们在78号窗,她来找我们,我们告诉她已经买不到直达丁加奴的车了,只好先到关丹,但关丹到丁加奴的票没有着落,现在决定回程也在关丹中转。
我们不好意思让她在这里干等,谢过她,阿姨先回去了。

然后坐车到DANG
WANGI,出站后还要过天桥,走很长的有遮雨蓬的通道,才能转线到BUKIT
BINTANG,买好了票,这时才想起还没去买丁加奴的车票,当时没料到人家相连的三天假,和我们国庆假差不多,个个都外出,以致票很紧张。也就懒得回去了,继续去BUKIT
BINTANG,先到LOT10,感觉没什么可逛,到了金河广场,找一个老伯打听了一下,老伯说在金河底层有一家食档,他自己则有时会在南香鸡饭吃一个9.8RM的套餐,大人餐厅和南鸡饭其实是同一个老板,大人餐厅收购了南香鸡饭,因为南香鸡饭是几十年的老字号,就留着这个名号。我们就到南香吃饭,吃完已是16:15,可累得不想动,就在歇脚,我拿纸笔记帐,想起买了个水果,朋友说正好作饭后果,拿出来剥皮,很难剥,还叫厨师GG借了把小刀削皮,这水果酸酸甜甜的,饭后吃刚好。

票买好了,我的心放下了大半,但朋友还是很担心,因为关丹到丁加奴的票还未知如何,我跟她说:即使今晚出发的票买不到,明早8点前出发的车,到丁加奴也能赶上12点的船,当然,即使要打的,也总比在吉隆坡打的要省钱得多吧。

离开南香,在金河逛了2个多小时,顶层有间BOX
卡拉OK挺有意思,门口有两个透明的独立空间,能坐4、5个人,有个小屏幕,里面的人正唱得欢呢。一打听,半小时14RM,没有任何餐饮,而里面的包房以人头计,50RM/人,包饮品、自助餐,能唱4小时左右。

车票买好了,顿时觉得肚子饿,车站里没有冷气,出了一身的汗,要解决早餐+午餐,退房,也没多少时间逛了。走出车站,我问朋友几点了,她说11点有多了,我们回龙凤酒店收拾行李,收拾好了,问朋友几点了,她说11:45了,于是退房,酒店把我们的行李保管在一个角落,我们逛回唐人街找吃的,朋友对金莲记不感兴趣,稍逛了一下,决定还是去南香鸡饭,途中,才发现有著名的鸳鸯奶茶、榴莲雪糕,原来是晚上营业的大排档遮住了它们。在南香鸡饭,顾客很多,我们想吃昨天在金河广场的套餐,但这家店没套餐,就点了青菜、叉烧、白切鸡,这里只收政府税,没收服务费,花费RM25.83,最后还吃不完,用LOCK&LOCK打包;吃完饭,又问朋友几点了,她说1:30了,于是回去取行李,途中她还买了个榴莲雪糕,对它赞不绝口。稍为在星巴克楼上的商场走了走,回去取行李,大概2:10到车站底层的月台。

也忘了在第几层,看到著名的旧场街咖啡。

我们刚到达月台时,没几个人,后来多了好些人在等车,但手上拿的车票没一个和我们的一样,我们很焦急,还没看到车票上的车牌号码的车出现,在我们的概念中,长途车应该提前15分钟就会出现,乘客陆续上车,验票,放行李,就到开车时间了,可车这时还未出现。拿着车票,问了某部车上的“蛇仔”,他说:是这个站台没错,你听到有人喊“关丹”“关丹”就跟他上车就行了。

离开金河,走到BUKIT
BINTANG路上,正好有亚航的促销活动,胜出者能得到双人伦敦免费机票。已有10个左右的路人自告奋勇参加竞争,很快把其中5人淘汰,原因竟是因为他们拍掌不够大声积极,剩下的几个分别从主持人手中抽信封答问题,问题包括有:坐亚航的国际机要提前几小时CHECK
IN? 亚航的口号是什么?
亚航X的口号又是什么?等等,留下最后两人,一个GG,一个MM,亚航的工作人员拉出一个旅行箱,让MM抽出锁匙开锁,MM抽出的锁匙开不到,最后的胜出的是GG。

我们在月台等,碰到一个男孩会讲普通话,他蹲在地上等车,我也站累了,也背着背囊蹲在他右侧和他聊,他说他买的是1:30去保怡的票,我很惊讶,1:30的票,但车还未见影,他说这里的长途车就是这样,吉隆坡经常会塞车,我说迟那么多,真是难以接受。他说碰到过年等大节日,票价还会涨2-3倍。在我和他聊天期间,站在我侧边的两个马来男青年拉我的背囊的拉链,朋友看到了,提醒我,我换了蹲在男孩左侧,后来那两个马来人见没法下手,就走了。后来男孩的车来了,走了。又等了大概数分钟,我们的车还没来,我们很沮丧,觉得这里的长途车真是没谱,始发站都可以迟这么多。

看完促销,沿着M记走,见到一间找换店,汇率不错,100RMB=54RM,再一直往下行,再在对面马路折返,有人在街头表演玩蛇,经过星巴克,附近有两家找换店,汇率跟刚才那家一样。再回到刚才亚航搞促销的路口,有个小矮人穿着西装戴着帽,坐在行人道中间,一动不动,表演行为艺术。

朋友总催促我再问问其他人,到后来我不等她说,我一看到新面孔就上前问,看到有车泊在我们候车的站台就上前看车头的纸牌是否是去关丹,也不管它是否我们乘座的那家公司了。朋友比较怕热,月台没有冷气,对她来说是很难受的。

我们坐车回BUKIT NANA,再走回那段长长的路,到DANG WANGI坐车回PASAR
SENI。回到唐人街,先去吃了个龟苓膏,7RM,顿觉喉咙舒服了些。再到胜记老鼠粉,没有菜牌,我们只点了一个老鼠粉,12RM,也吃不完,觉得味道还可以,有很多当地人来吃。

终于有一个敦厚老实的马来小伙拿着的车票与我们的一样,但他不会英语,我们只有靠手势和有限的英文单字沟通,问他“关丹?”,并看他的车票,时间地点都一样,我有点奇怪为什么他现在才来等车,依我的感觉,我们已等了有差不多一个小时,也就是3点多了,为什么他那么笃定,知道车会晚点,现在才来,我问他车票是什么时候买的,他说早上买的。

回到龙凤酒店,到前台问阿姨买车票的事,她说下周一是假期,也就是连放三天假,票很快会卖完,明天去买已迟了,后来她答应明天早上抽时间去帮我们。

陆续有几个人来候车,拿着与我们一样的票,又有一个马来女孩十分钟后出现,而且很悠闲的样子,我更奇怪,为什么她更笃定,全然不心急赶不上车的样子。我上前问她是否去关丹,几点的车,她说是,2:30的车。我就跟她说我本想是去丁加奴的,但买不到票,问她关丹到丁加奴的车多不多,她说不清楚详细的时刻,但关丹的车站与富都车站一样,地下停车,二楼是售票厅,到了关丹车站,上二楼买票。谢过她,我回到朋友的身边,很是纳闷,为什么那些人好像知道车会晚点,即使知道吉隆坡经常塞车,也不会够胆迟到送车尾吧,又问朋友几点了,朋友抬起她的手给我看,我一看之下,大吃一惊,以为她的表停了,再一看,指针是动的,我问她是否调错表了,她说没有,这时我才在腰包里掏出手机看,更吃惊,才2:08,我的第一反应是她的表的时间是错的,再一想,我的手机的时间是换SIM卡后按她手表的时间设的,所以我的手机也不能作准,但我99%肯定她一直看错表了,为了求证,我去问那位马来女孩,并看她的表,确定是2:10左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