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桂林啊阳朔啊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阳朔越来越独立于桂林而存在。七年前第一次来到桂林时被一江两桥山几座的美色降服,七年后江还是江,桥还是桥,山还是山,只是都老了丑了变了。被妈妈养大的女儿总有一天会长成另一个女人的模样,而妈妈如果不能乐见女儿越来越水灵有女人气的样子,希望用尽手段跟女儿一争高下的话,这样的下场总是不太会好看的。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阳朔

我第一次是97年的7月7日下午2点赤脚走进被称为最能代表中国山水的桂林,第二次是04年的1月1日早上6点30分,这是第三次,08年5月15日早上7点半.如果不想让同样线路的旅程变成味同嚼蜡,是需要一点点外来的插曲和洗掉旧回忆。这次的出发的特别之处在于,我得和来自大洋洲、和妈妈同齢的JANE用蹩脚的英文同行十五天。

桂林

原本可以早一个小时到阳朔,大宇车却同我们开了个小玩笑,跑着跑着后脚一只车轮选择了离家出走,就这样害我们零零落落十来人在清晨的冷风里等了一个小时援兵。

遇龙河

图片 1

西街

关键词:住宿
终于在阳朔车站下了车,趁着浓浓的夜色,走向西街.早上的西街很安静,本想找通宵的桂林米粉店先吃顿早餐的,可是放眼看去,所有的店铺都是闭门紧锁.车上睡的不好,所以还很疲劳.所以先去已经订好的旅店休息.我是来之前提前一天通过电话预订的.就在西街旁边的阳朔龙门客栈,它在离西街挺近的一个小小巷子里,标准间80元,有电视空调和独立卫生间,去到那里老板开门给我和gg,因为我们订的房间还有人住,天亮了才退房,所以老板安排了另外一间没有独立卫生间的双人房给我们先休息,等客人退房了再搬过去.我们累了,躺下就睡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我们换过房间之后,就出去觅食去了.天气有点阴,想必是因为昨晚下过雨,但空气很清新,西街已经开始热闹起来,看到很多西餐厅已经摆好桌椅出来等着客人来吃早餐.

芦笛岩

关键词:遇龙河
同样是遇龙河,同样是坐竹筏顺流而下,和冬天相比秀气明显多了几分,更显得是有中国特色的山水了,层层叠叠的绿色和长成各成动物形状的山丘很是让我这个中国人在老外面前得意不止。随着她的眼光,我还发现了这个时节有渔夫们绾着裤腿打捞水草喂鱼,同时很有文化的想起了脑壳里仅有的几句诗中的一句“往青草更青处漫溯”,用在这水草繁盛的河上绝对合适。供游人漂流的遇龙河上共有大大小小28个水坝,如果没有这些个坝子,在几乎懒的动弹的河上一路漂下五小时,定会让人睡着而忘了做些风雅的事。

发表于 2004-10-04 00:01

阳朔越来越独立于桂林而存在。七年前第一次来到桂林时被一江两桥山几座的美色降服,七年后江还是江,桥还是桥,山还是山,只是都老了丑了变了。被妈妈养大的女儿总有一天会长成另一个女人的模样,而妈妈如果不能乐见女儿越来越水灵有女人气的样子,希望用尽手段跟女儿一争高下的话,这样的下场总是不太会好看的.
我第一次是97年的7月7日下午2点赤脚走进被称为最能代表中国山水的桂林,第二次是04年的1月1日早上6点30分,这是第三次,04年9月15日早上7点半.如果不想让同样线路的旅程变成味同嚼蜡,是需要一点点外来的插曲和洗掉旧回忆。这次的出发的特别之处在于,我得和来自大洋洲、和妈妈同齢的JANE用蹩脚的英文同行十五天。
原本可以早一个小时到阳朔城,大宇车却同我们开了个小玩笑,跑着跑着后脚一只车轮选择了离家出走,就这样害我们零零落落十来人在初秋的冷风里等了一个小时援兵。
遇龙河
同样是遇龙河,同样是坐竹筏顺流而下,和冬天相比秀气明显多了几分,更显得是有中国特色的山水了,层层叠叠的绿色和长成各成动物形状的山丘很是让我这个中国人在老外面前得意不止。随着她的眼光,我还发现了这个时节有渔夫们绾着裤腿打捞水草喂鱼,同时很有文化的想起了脑壳里仅有的几句诗中的一句“往青草更青处漫溯”,用在这水草繁盛的河上绝对合适。供游人漂流的遇龙河上共有大大小小28个水坝,如果没有这些个坝子,在几乎懒的动弹的河上一路漂下五小时,定会让人睡着而忘了做些风雅的事。
关于这条河,JANE不知道的事除了我翻译的词不达意的山名以外,还有为我们撑船的船夫这趟才赚17块,而我们交给了老板160块。对于船老板的阔气,船夫们用“他都有手机”来形容。
福利镇
和兴坪相比,这个镇更干净一些,更大一些,相同的是镇上都只有老人和孩子。应该是还没被有关部门盯上的原因,还有举小旗带黄帽的游客没看到的原因,这个镇没人收门票,住在里面的人还是自自然然的住着,只偶尔看到几个黄头发高鼻子的人骑着单车造访也不会投去太多关注目光。镇上的幼儿园有个年轻漂亮又憧憬着外面彩色世界的小女老师,因为小朋友们会在看到JANE的第一时间齐齐挤在栅门口SAY“HELLO”,作为一个早早就在外面世界出名的小城,阳朔的与众不同应该算上这一点。
镇口的小卖部里,是夫妻档。他们用透明的玻璃罐子装着各种小零食,这种在城里已经绝迹的摆设方法其实还是很有一番好处的,作为目标对象是小朋友小同学的铺子,能让那些兜里没几块钱的毛头们最快缴钱投降的办法莫过于,让他们清楚看见罐子里卖的什么药啦。
小渔村
对这个渔村还需要加上个定语:克林顿曾在97年携妻女同游的小渔村。如果不这样,怎能显得出要探幽访古的一片苦心呢。想来这个渔村一定不会有什么特别之处,但这种想当然显然是不对的,事实是一下船就看到了进村的路口有三五个村民设了一张桌子扮演起了公园门票征收员的角色。虽然这条村的进出口有很多,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交了费、没票拿、进了村。一路上随处可见的当地特产“柚子”上有很多都绑了个“与柚子照相收费X元”的小纸牌,这样高涨的发展经济热情着实让我佩服。可以想像克先生到访后给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来来多大的变化,已经开始有各种颜色帽子和我们慕名而来了,当生活变成一种被观赏的存在,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呢?这种问题在丽江、在西塘、在婺源都是一样的想问。
明圆
西街是独立于阳朔而存在的,我这样觉得。西街上的中式布衣、咖啡吐司都跟阳朔城里扎扎实实柴米油盐的人无甚关系,被老外发掘并传播的西街骨子里透着的是他们所好的那一口。
明圆是西街上一间咖啡馆的名字,在网路上盛传这里有中国最好的咖啡(对于这个问题,象我这样总是喝速溶还不分品牌的人来说是没什么意义的)。
西街上的咖啡馆多不胜数,有名气的也一大把,但明圆大概是这里最安静的一家,店里竟有铭牌上书“请不要大声讲话”,其实这不该算是严苛的要求,但对于越夜越热闹的西街来说也算另类了,所以那晚我们走进去时,店里只有一个身兼老板和小二的正牌老板的弟弟一个人在。
主角咖啡登场了:JANE要了著名的拿铁,我要了一杯花哨的摩卡其诺。味道果然好(这是JANE说的,于是她再要了一杯)。
老板VS小二不是个爱讲话的人,店里又播着温柔的乐声,所以我们开始翻看桌上的一沓笔记本。笔记本上的编号分别是40、41、42、43,这些是来自五湖四海人共同的日记本,多半记述了跟爱情有关的字和故事,因为情感太多的缘故,本本们都显得又重又厚,大概人人都想日记本上文字会被有缘人看到,接着产生共鸣或是共振。有趣的事情发生在一个陌生男人走进明圆后,他的身份是笔记本故事的热心读者,为了继续了解一个贵州女孩的爱情一而再,再而三来的来这里,在他口沫横飞的介绍下我又怎会按得下好奇呢。故事吗,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爱人不见了,向谁去喊冤的通俗爱情小说,因为女主角留下了芳名加电话才变得不一样起来。最妙的是这个陌生人一口咬定曾在年初的兴坪老街见过我,被人记住,而且是擅自跑进陌生人记忆里是多神奇的事啊。
于是越发觉得明圆的咖啡妙不可言。 石记米粉店
七年前到桂林的时候吃过一次名曰正宗的桂林米粉,这次去了房东高大妈力荐的“石记”。果然是门脸小面子大,上午十一点的时候还有人排队,不知是吃早饭还是混午餐,当然我们也是队伍中一员。桂林市最大的特点除了芦笛岩几十年如一日的售票处讲解员外,还有米粉店一律用黄色搪瓷砵,上贴“桂林市消毒中心已消毒”标签。
这次的桂林几乎没让我在山水上花时间,象鼻山也好,叠彩峰也好,可怜见的名字由船老板娘嘴里讲出时就像石子落在水里,只听的“咚”一声,却全引不起想象的力气。他们像一群被经年累月压榨的长工,任凭曾有怎样的天姿国色也都被洗涤剂和机油糟塌了,早不见了那时的光彩。
高大妈
这一趟桂林,最值得记录的是唠叨的高大妈,还有他可爱的老公和长得挺招人爱的外孙。他们像所有朴实过生活的老百姓一样,以拙笨的方法经营一间家庭旅馆,收钱是难启齿的事,像妈妈一样对待住客倒是拿手。JANE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旅馆的名片上要印着“高大妈”,后来我听见她对新西兰老乡介绍在桂林,有个像妈妈一样的高大妈开着一间好得不得了的背包者之家。
我们在桂林的最后一顿是高大妈自己做的,菜单是红烧武昌鱼,芹菜辣椒胡萝卜混炒,这是四天里我和JANE吃得最完美的一餐。

关于这条河,JANE不知道的事除了我翻译的词不达意的山名以外,还有为我们撑船的船夫这趟才赚17块,而我们交给了老板160块。对于船老板的阔气,船夫们用“他都有手机”来形容。

图片 2

关键词:渔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