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旅九寨(二)

10月2日

九寨沟蓝天宾馆¥-1起立即预订>

早上三点多被室友吵醒了,我赖床至五点半,六点十分收拾好行李下去找车,未果。

展开更多酒店

在候车室候车的时候,站我旁边的两个人与我搭讪。他们来自重庆,要到四姑娘山,问我是否一个人,觉得他们不像坏人,于是小声的如实相告。他们谆谆告诫一路要小心,并提醒我一些要注意的事项。我也不失时机地向他们了解了一些有关重庆的情况。呵呵,积累原始资本,回去好向家人吹泡泡^^

发表于 2014-12-09 09:46

今天,在得知携程有了个新功能后,我决定把2007年写下的那篇游记整理好,各位看官就别浪费时间看这篇文物了~~~

2007-08-15 09:20

序?

没有特别的原因,只是坐不住了,我知道又要出走

去哪里呢?

九寨是一个我多年的梦

好!今年圆梦

上网找资料,新浪BBS上“危言耸听”、“谆谆善诱”满天飞,全是关于九寨不利的消息。翻开报纸,又有车掉下去了。刚从九寨回来的朋友说,山体塌方,堵车八小时。就在我极度关注网上发布的最新消息时,电脑瘫痪了。这时候,帮我留意航班情况的小姐打来电话,告诉我预订的2号的机票已没了,只剩1号和3号的,并要在一小时内作最后决定

太乱了,容不得我细想

一小时后,定下一张1号早上飞往成都的机票

不知道前面等待我的是什么,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当然,我也不希望踏上一条不归路,但也得做好最坏的打算

悄然在上了锁的抽屉内留下一封信,打着“参加旅行社组织的重庆七日游”的幌子,带着一贯的任性、一丝的宿命,告别父母,上路了。我想,上帝是会原谅说美丽谎言的人的

发表于 2007-08-15 09:21

2002年10月1日

不知道是心情激动抑或紧张的缘故,出门时竟然连摄影包也忘了拿,不幸中的万幸是,车子开出十五分钟后,及时发现,于是立马调转车头。赶到机场,才六点三十分。呵呵,司机好快的速度!

八点半的飞机由于故障,直到九点十五分才起飞,又是海南航空。上次让我等了近四个小时。

两个小时后,飞机冲破厚厚的云层,降落到双流机场。成都的天气确实如我先前了解到的一样。

出了机场,付了10元钱,登上了开往市区的民航大巴。十二点,车子启动了,走不多远,司机还打起了雨刮。

按照司乘人员的指引,在天府广场下车后转43路公车到西门车站。快要下车的时候,雨势大了起来,车子到站后,我才知道距离我的目的地还有十分钟的步行路程。在路人的指引下,终于找到了西门车站,并购得明天早上七点发往松潘的车票,票价50元。

接下来要解决住宿问题了,考虑到明天一早要搭车及正在下雨,我决定住在车站招待所,不贵,才12元,但情况确实糟糕得很。

安顿下来后,雨停了,摸着敲锣打鼓的肚子,我知道要找吃的了。

来到公交车站,坐上发往“青羊宫”的车。

下车后,在我左顾右盼寻找食府的时候,“陈麻婆豆腐”几个字映入了眼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快步走入店内,小姐笑面相迎,问到:有何招牌菜色?答曰:金牌麻婆豆腐。言:来一客,再加“夫妻肺片”一碟。小姐欣然领命下退。须臾,菜上,先尝“夫妻肺片”,辣!再试“豆腐”,哗!简直非常人之食。面露难色,汗流浃背,稍试牛刀便嘎然止步,放下纹银二十三两,匆匆离去。

青羊宫就在斜对面,是一所道教的宫观,以黑色为主色调,无论在道士的著装或观内、观外的布局上与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有着颇大的区别。

进去后,我跟了一个给旅行团解说的导游,其中他说到,和尚以化缘作为一种修炼的途径,但道教奉行“道不求人”的宗旨。我想,青羊宫实行一元的票价是否与此有关呢?

在三清殿,导游领着我们看了一樽集十二生肖于一身的铜羊,并让团友猜猜各属哪个部位。团友们绕有兴趣地吱吱喳喳比划一番,导游还说,如果有谁能站在围栏前投钱币,并可使这钱币穿过铜羊的鼻孔,便能中六合彩。呵,如此的难度,不中六合彩才怪。

出来后,转车去了杜甫草堂,去看看这个被后人称为“诗圣”的人的故居,杜甫与李白是我们儿时接触得最多的诗人了,犹记得他《佳人》中的那句:但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草堂竹木葱茏,环境清幽。来到“诗史堂”,看到了杜甫的雕像,没想到他竟是一位如此消瘦的文人,瘦得让人心酸,不过想想他郁郁不得志的一生,也理解了。

由另外一扇门出来,绕着草堂走了半圈,乘车到了天府广场。

本想买把小刀的,因为过安检时,带备的一把作防身用的小藏刀被没收了,但在商店左看右看没把合眼。按图索骥,来到毛主席像下的新华书店,想买些有关西部的书籍,但时间太晚了,只剩门口几个私人店铺。本来还想去网友介绍的“成都最热闹的春熙路吃小吃”,但问了好几个人,都不知道。漫无目的地游走在广场一带,看到有家店铺出售担担面,于是进去尝尝,没想到也是辣得让人掉泪,坐我对面的两个大妈乐得呵呵笑,问我广东人吃火锅是否真的不放辣,我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八月十五的晚上没有星星,没有月亮,也没有亲人在身旁,有的只是吃飞机餐时特意为今晚留下的月饼,但此刻已没有心思啃下去。向室友道了声“节日快乐”后,早早睡去。

发表于 2007-08-15 09:22

10月2日

早上三点多被室友吵醒了,我赖床至五点半,六点十分收拾好行李下去找车,未果。

在候车室候车的时候,站我旁边的两个人与我搭讪。他们来自重庆,要到四姑娘山,问我是否一个人,觉得他们不像坏人,于是小声的如实相告。他们谆谆告诫一路要小心,并提醒我一些要注意的事项。我也不失时机地向他们了解了一些有关重庆的情况。呵呵,积累原始资本,回去好向家人吹泡泡^^

看看时间不早了,便与他们道别出去找车,但找了很长时间仍然找不到我要找的车子,看见一辆同样发往松潘的车,上去一问,是1507的班次,而我的是1506。这时,雨势很大,我身背三个包,撑着雨伞,拉着行李车,穿梭于乱糟糟的停车场,十分狼狈。进出司乘人员办公室五、六次,但他们爱理不理的作风并没能给我提供任何帮助,甚至离谱的是,竟然连他们也不知道车子停在哪里!那时候,人感觉特别彷徨,无助的我再一次来到“1507”前,车上的旅客挺好心,让我先把行李放到他们车上,叫我轻装去找。在离发车时间只剩五、六分钟时,终于在一个偏远的角落找到了我要找的车,于是赶紧跑去“1507”把行李转移到“1506”上。此时,眼眶有点湿润了。但没想到,车子一直磨蹭到七点二十分才开出。望着窗外丝丝的雨,我想,这次的决定是否错了呢?

我的座位在前排,在等候发车的时候,我与司机套近,婉言让他控制车速,因为在网上曾听人说过,这里的司机开车像耍杂技。但车子开出后,我发现我所说的一切是徒劳的,车子奔得飞快!司机逢车必超!走在公路上还不觉得什么,但过了都江堰市,开始走山路时,真是“一步一惊心”,我们车的司机可以在急拐弯的时候,在不减速的情况下,勇往超车!那时还是天雨路滑。如果此时迎面来了一辆同样速度的车,真不敢想像后果。

去完九寨黄龙后,我觉得就路况而论,如果不发生塌方等险情,一路是非常安全的,因为除了岷江大桥一段现正在修路外,全程都是平坦的柏油路,即使遇车也有足够的位置,根本就不是我想像中的那么险。但为何这段路上屡屡发生事故呢?我觉得与司机的开车速度有关,也许他们长年累月的来回跑这条线,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太熟了,但事故往往就是因为麻痹大意引起的。这次大致坐了四趟车,成都――松潘、松潘――黄龙、黄龙――九寨、九寨――成都,除了到松潘的那辆车让人胆战心惊外,其余三条线的司机开的速度都非常相宜。如果以后再有机会,我可能不再选乘由西门车站发出的车了。

车子一直沿岷江逆江而上,经汶川、茂县,向松潘开进,八、九点钟的时候,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着,天阴郁得吓人,能见度非常低。可能由于这里下了两个月雨的缘故,岷江水资源非常丰富,在一些落差大的地方,白浪涛天。

但是!随着车子不断往北前行,天气不断的好了起来,到了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天开始放晴了,中午车子停在茂县吃饭时,还出了太阳。哇噻!精神为之大大一振!于是振臂高呼:万岁!

我在饭店门口选购萍果以备黄龙、九寨不时之需时(那里的萍果确实挺好吃,5毛钱一个),同车的一个男子与我攀谈起来,他说他叫王序,是成都人,已到过九寨黄龙,这次是陪他女朋友来的,他问我路线怎么走,因为他想游完黄龙后,返回川主寺住宿,第二天包车去九寨,合租车,费用可降低。我觉得他的计划不错,于是答应了,因为我还考虑到一个问题――黄龙没车发往九寨。

待乘客吃完饭后,车子继续前行,下午三点四十分,终于有惊无险地安全抵达松潘。今天走了330公里,除去吃饭、洗车、“唱歌”的时间,大概用了七个半小时。

下车后,立刻买了明早六点半发往黄龙的车票,票价21元。

王序因其爸爸的关系,被接待到某局的对内接待处,我不想给他们添麻烦,提出自找住处,他们硬是留了我下来,在一个类似宾馆的标间住了一晚,还不收我的房费。这也是我此行住得最好的地方。

安定下来后,接待的人还说带他们去吃饭,我无论如何也不想去了,于是挎了相机,背起包包到松潘古城闲逛。

松潘古城不大,青石板铺砌的路,有小桥,有流水,有露天的茶馆,还有两旁吆喝你去尝尝他的涮羊肉的小贩,古老而沧桑的城楼似乎诉说着昔日段段的往事,摸着她坚实而厚重的城墙,当年上万军民共同修筑的浩大场面仿佛再现眼前。

可惜的是,古城有点乱,还有点脏,车子经过时会扬起了一路的尘。其实稍加修葺,古城完全可以开辟成为又一旅游景点,特别它处在通往黄龙、九寨的交通要道上,有资源却不充分利用是一件挺遗憾的事。

走着走着,迎面来了一男一女,男的主动与我招呼,他们也是自助游,刚去完九寨、黄龙,听到我即将进九寨时,告诉了我好多关于九寨目前的情况,给我提供了许多非常实用的信息,并根据我的实际情况,建议我游完黄龙后直接往九寨,听了他们的分析,我决定采纳他们的建议。他们还说,在九寨照的相片已冲洗出来,叫我晚上去他们下塌的酒店看相,我欣然应允。哦!那个女孩是重庆人,我免不了又向她了解了一下有关重庆的情况,他们俩都很热情,与他们聊得非常起劲。不知不觉天开始黑了,我想在入黑前补拍几张古城楼的照片,于是不得不暂且道别。

吃了顿很不错的晚餐后,一边观赏着夜色下的古城,一边拨个电话给我妈,说了两句后,姨妈接过了电话,那边厢响起了声音:你去重庆了吗?那里确实挺好玩的……

?????

我结巴的说,姨……姨妈,你……你去过重庆的吗?声音说:对呀!前两年我就和你姨丈去重庆玩过……

§%!%#%℃%℃!%§#¥

天啊!不会吧?!于是似是而非、无棱两可、牛头不对马嘴地应付着各种问题,好不容易熬到收线,心想,这下真要恶补重庆的情况了。

放下电话不久,王序来电了,说楼下的门是上锁的,而只有门卫伯伯有钥匙,叫我不要太晚回去。另外,还说待我回去后商量一下行程。先前已跟他说了看照片的事,但此时他说不去了,于是我单刀赴会。

来到他们下塌的房间,看到了他们的照片。原来那个男的叫周步“尧”(噫,怎么他的字打不出来?),刚刚毕业,独自旅游,一直从长沙玩过来,而且还去了重庆!照片中也自然留下了重庆的风光,只可惜由于冲印店的问题,相片严重偏色,但不碍事,我如饥似渴地蚕食有关重庆照片的每一个角落。在看相的过程中,我给他们说了刚才的事,那个女孩子张喻涵又再次给我较详细地介绍了相关的情况,周步“尧”还买了一本介绍大足石刻的精美画册,我更是如获至宝。他们不单给我介绍重庆的情况,还告诉我九寨的哪些景点应该在什么时候去,哪些景点应该走栈道,怎么住宿等等,毕竟他俩在九寨待了三天。呵呵!这两个简直就是我的救星!

要不是有所牵挂,也许还会继续聊下去,但时间已不早了,只好告辞。

回到旅馆,我把我想从黄龙直接去九寨的决定告诉了他们,他们说游完黄龙后再最后决定。

OK,那我回去睡觉了。

发表于 2007-08-15 09:24

10月3日

早上三点多醒来,无法再次入睡,于是起床写日记。

五点半开始收拾东西,六点出发,车站离根据地很近,步行两三分钟便到了。

这时,我们看到了一个又圆又亮的月亮,我说,以前曾听人说过,只有幸福的人才能看到又圆又亮的月亮,所以我们都是幸福的人。他俩笑了。

我们是第一个坐上车子的人,我想起了王序有一本介绍四川、重庆的旅游书籍,趁着等待发车的空隙,可以做做功课了。王序并给我介绍了两处成都购书的好去处,并说,写《穿越墨脱》的王强与他们家是认识的,如果有必要,可以给我引见。

车子六点半准时开出,速度不错,往川主寺途中有一小塌方处,车子放慢速度倾斜着小心翼翼的驶了过去。

川主寺是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小城填,井然有序,挺干净,小小的城镇内建起了几座看上去挺豪华的酒店。感觉镇内的人经商意识颇强,早上七点,已有近半的商铺开门营业了,他们大都以售卖防寒衣服为主。

车到川主寺后便来回兜客,直到挤得已再无能力塞进一个人后才继续前行。在那里耽误了半小时,算是游川主寺吧!在王序的遥指下,我看到了高耸山上的那块闪着金光的红军长征纪念碑,碑前有一红军雕像,他左手拿花,右手拿枪,眺望着远方,他在想什么呢?是否回忆那一段段不堪回首的岁月?作为新生一代,也许我们永远无法感受到他们当年那份过雪山、踏草地、啃树皮的艰辛,但我们会永远永远的记住他们,望着雕像,我们肃然起敬。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车子驶出川主寺后,窗外的景色越发动人。初秋的层林开始着色,远处的雪宝顶在朝阳的照耀下熠熠生光,而脚下是壮观的云海。这是我平生看到的第一个云海,可惜我不是坐在窗边,而且车内挤得无法取出相机,甚感遗憾。由于外面颇冷,以致车窗结霜,还得叫坐我旁边的抱着孩子的爸爸给我擦试窗户,真不好意思!

这辆车子只是途经黄龙,而在将近到达黄龙景区时,部分人被赶下车,因为它严重超载!而前面会有警察查车。呵,他们对此太熟悉了!到其他地方的人过了黄龙后可以再上车,我们就步行前往了。

三人一并走着,忽然看到旁边一家餐馆出售酥油茶,他们不想喝,于是跟他们道别,相约谁先出来便电话联系。进餐馆一问价钱,竟然要10元一碗!未免太贵了吧?

到售票厅买了张40元的学生票,把派不上用场的行李暂存在服务处,8点50分开始游黄龙。

今天的黄龙游人如织,非常拥挤,有时候等了老半天,景点前的游人依然一个不少,三脚架更是往往无它的立足之地。不过,新买的偏光镜确实挺好用,能把水面的反光给消除掉。但有一次,我更换偏光镜时,不慎失手,偏光镜掉进了倾斜着的海子里,以为它会随着流水冲下去的,没想到由于地有点凹凸,下行一段后暂时搁浅了。此时,两名男游客见状,马上跑去帮我叫来了工作人员,女工作人员二话不说,鞋也顾不上脱便跳下去帮我把滤镜拣了上来,此时,她的鞋子尽湿透。面对这几个人,我能说些什么呢?除了几句简单的“谢谢”,已找不到其他可以表达我感激之情的言语了。

告别了几个好心人,继续往上走,海拨升高的同时,气温也升高。也许不久前去过西藏,倒没什么高原反应,只是背囊、腰包、摄影袋、脚架、衣服差点没把我拖跨。

太阳的光线越来越强烈,对照相也越不利,虽然已有点饿意,但仍想尽早赶到黄龙的精华景区—-五彩池。但去到后,觉得五彩池并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漂亮,也许是光线的影响吧!在五彩池的眺望亭,我又碰上了一个重庆的人,呵呵,真是奇怪,以往的旅途中,从未碰见过重庆人,但这次却接二连三的让我碰上了。或许,这里离重庆近吧!

在观景台匆匆吃了些干粮后,开始下山了。工作人员告诉我,走栈道能节省一公里的路,但我很想看看不同光线下的黄龙,所以还是选择原路返回。

一点左右,我拿出手机,才发现没有信号,不知道王序他们出了黄龙没有,我按着王序那天拨我手机时留下的来电显示用公用电话打过去,才发现是错号,因为他的手机加了区号,后面的数字便删掉了。

今天一整天,黄龙都是碧空如洗,万里无云。下午的游人依然多,而且下午看见了许多来自广东的旅行团(呵呵,这是我特别留意的)。但替他们惋惜,因为下午的光线太强烈了。

走到出口,是下午的三点半左右,没有收到王序的电话。我开始有针对性地找寻有可能把我载到九寨的车。

在停车场问了几辆都没能成功,后来,我看到一辆挂有“南航国旅”的豪华大巴,我知道这是广州的旅行团,找到娘家了!我快步走上去,和颜悦色地跟开车的师傅说了我的情况,问是否能交纳一定的费用,把我载到九寨沟。师傅说车上恰好还有空位,原则上没有大问题,但要经导游同意,他还说不用我交纳任何费用。

我太高兴了,暂别师傅后,马上到服务室取回行李,行李车一蹦一跳地和着我愉快的心情再次来到大巴旁,并坐上了大巴的最后一排,没想到,坐我旁边的一家三口竟来自佛山,爸爸是在佛山的名校一中当老师的,他告诉我,旅行团的地陪是一个叫拉姆的亚坝藏族自治州的小姑娘,呵呵,我喜欢!

等到四点多,导游回来了,一如我所料—-没问题!由于有部分旅客上山未归,原定四点的开车时间推迟至五点。

此时,我也看见了他们口中的拉姆,她是一个美丽的藏族姑娘,一条长长的“扭花”辫子别在胸前,样子有点像我在西藏的纳木错看见的那个美丽的小女孩。拉姆微笑着坐在我的旁边和我聊天,她告诉我,她们的祖先在纠纷中打败了,被其他的藏族人赶到了亚坝,他们很穷,她的父母很渴望去西藏、去拉萨,但至今夙愿未偿,她现在努力的工作、存钱,也是希望有那么一天,能带上她的父母一同踏上拉萨这块圣土,多么令人感动!

我们还聊了许多话题,其中说到西藏独立,连同一中的老师,我们都一致认为西藏不能搞独立,拉姆说了她的观点,我也坦陈了在西藏的所见所闻,一中老师更以他丰富的阅历以及切身的体会侃侃而谈(佛山一中是设立“西藏班”的指定学校)。

愉悦的时光过得特别快,眨眼就来到了旅行团安排的景点—-笨教寺庙小西天尕米寺。

其实对于这个寺庙,我早有所闻,对它兴趣不大,但既然来了,也可一看究竟。

该寺庙不收门票,但下车后,就像到了旅游购物景点般在你衣服上贴个写有六字真言的帖子,然后有个伶牙俐齿的导游说给你免费讲解。不过,进去后导游却一味给你推荐说他们的主寺是一位非常灵验的活佛,他已闭关修炼多少多少年,今天我们好运,碰上他出关十天的第九天,可以购买他们寺庙的东西叫活佛开光等等,什么机会难得,切勿错过。在西藏,我们都是按约定俗成的惯例顺时针参观寺庙,但这个导游带着我们径直走到了殿的右侧,说了一通,殿也没转一圈便进内殿了,进内殿后,便叫人在释迦牟尼佛像前签舍,10元可得一条白哈达,50元可得一条黄哈达,出了内殿,又叫人买玉器,买冲天大香。这是什么藏传佛教呀?本来进去前,我打算什么都不说的,因为我也知道行规,拉姆他们的工作也不容易,但觉得那个庙内的导游太离谱了,或许是出于对广东团友一种特殊的感情,又或者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对西藏的情感,看到有几个团友即将一而再,再而三地受骗后,我的冲动取代了理智,婉言告诉几个团友,有一个男团友不太相信,我报以一笑说,这些东西信则灵。

出门后,还要把哈达及六字真言帖子放到指定的位置,在这点上,他们倒是挺环保的—-循环再用嘛!

这是跟旅行团出游不可避免的。

此时,天已尽黑,我们继续往九寨方向前行,晚上九点,到达旅行团预定的蓝天宾馆。我是最后下车的,临下车前,给了五十元师傅叫他帮忙买些东西给导游他们,师傅死活不收,叫我把钱留着自己用,但我觉得他们几个太好人了,而且也很辛苦,所以始终没收回。

下车后,我急于到九通宾馆落实回成都的车票,来到门卫处询问怎么去九通的时候,门卫说“蓝天”还有房间,并告诉我“蓝天”离沟口很近,只消几分钟的步行路程,这是对我最吸引的。跟他到了总台,以150元拿了个普通间,并和全陪一起住。后来导游告诉我,我的价钱给高了。

安顿下来后,叫了辆车送我去九通,开车的小师傅是在九寨长大的,他说从小到大看惯了,所以对九寨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他还说,现在的九寨跟他们儿时比差远了。我笑问他今年多大,他说84年的时候他13岁。呵呵,看不出他已30了!

九通只能购买当天或第二天的车票,但那个面容和善的工作人员答应给我留个位。

一宿无话。

发表于 2007-08-15 09:30

10月4日

六点十五分,我开始从宾馆往沟口方向走去,因为我想搭最早的一班车进沟。此时的天仍是黑乎乎的,走了两分钟左右,一辆吉普车停了在我身旁,车内的男子问我是否要到九寨沟,他说他是沟内的藏民,可以把我载到沟里,但要交150元的费用。跟他说到100元后,我上了车。往“九通“方向兜了一会后,在我的催促下,六点半开始进沟。本想让师傅把我载到树正寨的,因为周步“尧”推荐我到树正住,但师傅把我载到荷叶寨后便不肯前移了,并毫不理会地硬把我载到他家,既来之则安之,待把住宿费说到20元后,我决定在他家住宿。整理一番后便上路了。

七点的九寨正是晨昏交界。

从荷叶寨出发,按着先前购得的地图沿着公路一直往上走,周步“尧”告诉我,一般旅游车都会把游客载到箭竹海,如果想避开人群,早上最好先到火花、卧龙一带,我听从了他的建议,看过盆景滩和芦苇海后,面前出现了一条栈道,我贪着好玩,拐进了栈道里。在苍郁的树木掩映下,漫步于栈道上,别有一番味道,也许时间尚早,一路上,除了两三个工作人中外,再没一个人,我仿如置身于世外桃源。

一直过了老虎海,我才重新走上“正道”,这时候晨光熹微,拍照的大好时光。过了犀牛海不久,出现了一条可通往诺日朗瀑布的公路和栈道,我征求了工作人员的建议,选择走栈道,事实证明,选择没错,因为当时的太阳已开始强烈了,而在绿树成荫的栈道上行走,听着潺潺的流水声,顿感清爽舒畅。另处,由于九寨目前正在进行修葺,经常有工程车往返,公路上遗留下颇多的尘土,特别是至诺日朗这一段,走栈道可避免做吸尘机。而且走栈道才可感受到诺日朗那水雾弥漫,瀑布飞泻的气势。工作人员的建议是对的。

从荷时寨至诺日朗一路,我才见到不足二十个游客,此进的游客也许正在箭竹海或熊猫海狂拍照吧!

一直走到诺日朗中心站,我选择乘车前往镜海,因为周步“尧”说过,一定要早点到镜海才能拍到好片子,我也看过他拍的不同时间的镜海的照片,确实有所区别,所以我打算明天早上补拍。

从中心站开始,人便多了,特别是到了镜海,几个旅行团挤在一块,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份静静独处的感觉。没待多久便继续沿公路往上走。

中午时候,来到一个旅客休息站,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位置后,坐下啃我自备的干粮,忽然,闻到旁边飘来的阵阵饭香,我才想起,已几天没吃饭了,于是跑去想买个盒饭,但卖饭那里像打仗似的,挤了好一阵子都挤不进去,后来还说卖完了。算了,还是啃我的干粮吧。

饱餐后,继续征程,在这段路上,我俯瞰到壮观五花海,而在俯瞰点是没有汽车上落站的,要看这个景色,必须步行,即使单为看这一景,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到了熊猫海和箭竹海后,发现这里逆光,惟有明天早上来补拍。

回到熊猫海,走栈道返回去,因为这里可看到熊猫海瀑布,而且还能近距离看看五花海。但到了熊猫海瀑布时,发现这里人满为患,好几次想拍照都无功而返。为了赶光线,不敢逗留,赶到五花海,发现虽然不是逆光,但似乎也不是很理想,面对五花海,坐着发了阵呆后,走出去坐车,途径诺日朗瀑布,看到此刻这里逆光得很。

到了树正,我想转车到长海看看,但等了一阵子都没等到车,看到有一大群身著军装的小兵在等候集合,于是我走过去向他们了解情况,几个兵哥哥围了上来,那个持扩音筒的家伙心生妒忌,把扩音筒放在我耳边,一字一句地说:我—们—要—集-合-了!我捂着耳朵,假装生气的说,你-也-不-用-那-么-大-声-嘛!他们笑了,从他们口中得知,太晚了,已经不发车。

回到荷叶寨,六点多,主人还未回来,我坐在客厅等待,男主人的爸爸告诉我,今年他六十多岁了,他说我们的运气不错,因为直到9月29日,雨一直在下,国庆节雨就停了,而缺水的九寨是不美的,他说,九寨最美的时节大概在10月15日至20日左右,而10月一过,九寨就下雪,那时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爷爷很健谈,聊得正欢时,进来三个人,他们说是到九寨打工的,已经来了好几年,目前正帮这家人装修房子,他们说看着九寨在变,变得一年不如一年。

待女主人回来后,我拿到了钥匙,把行李搬上木楼,看见床铺还挺干净,我也够节省了,继续吃干粮。

晚上九点多,想休息了,待我下楼准备刷牙洗脸时,发现天下着小雨,撑着雨伞完成这一系列动作还挺狼狈。但最惨的还要算上公用洗手间,那里距离住宿地还有一段距离,一路上没有路灯,我只能凭着早上的记忆,打亮手电,撑着雨伞,趿着拖鞋,行走在漆黑的雨中九寨沟,有点害怕,但又不能不去,只好硬起头皮……

发表于 2007-08-15 09:31

10月5日

在阵阵的“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的歌声中,我醒了,是谁那么早就放声高歌呢?

揉揉发痛的关节,剔除一些不必要的行李,七点起行。

推开房门时,我被眼前的景色迷倒了,今天的九寨雾气迷朦,如幻似烟,山头白云缭绕,与昨天是阳光明媚的九寨相比,另有一番韵味。

今天我选择搭车,在诺日朗中心站,我下车步行前往镜海,一路景色动人至极,行走其中,仿入仙境。我边走边拍照,也许是心情太激动了,更换滤镜时,UV连同镜头盖一同掉进丛林,这次是无法捡上来的了,幸好还有偏光。面对这幅壮美画卷,无法让人不激动。

来到镜海,除工作人员外,诺大的海子就只有我一个游人,我尽情享受着这个人间仙境带给我的惊喜!

随后,我乘车前往熊猫海,这时游人明显增多,但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心情,因为眼前的美景已让我无暇顾及身旁的一切。熊猫海瀑布激昂溅起的水花变成了阵阵的雾气,而升腾的雾气随着微风飘到了熊猫海,并在山前不停的游走,我陶醉了。。。。

依依不舍地离开熊猫海,继续乘车前往箭竹海,也许仍在沉迷,箭竹海没有带给我太大的惊喜。

在箭竹海,我坐上了一部开往则查洼的车,一路上,除了有拨旅行团哗啦啦的挤了上车并在下一站又哗啦啦的下了车外,车上就只有我、司机跟车上的导游,这情况一直持续到终点站。一路上,我还和帅帅的司机大哥聊天。

车到则渣洼后,转乘前往长海的车,半路上来五个年青人,三男两女,每个人都身背硕大的旅行包,看来走得颇累了,他们坐到了我身旁,与他们攀谈,其中一个男的在中科院,还有两个是清华的在校学生,趁着假期出来旅游。

约半小时后,来到了长海,长海是九寨海子中面积最大的一个,视线所及,不见其尽处,云山雾罩下的长海与水中的倒影一起,构成了绝妙的搭配。

长海有很多出租牦牛及民族服装供游客拍照留影的摊位,忽然被一个档主叫住,我没有细看,只是说,我不拍照了,她说,你不认得我啦?扭头细看,原来是我投宿的那家女主人,没想到她在这里,与她聊了阵子,她情不自禁的说,今天的长海好美!我认同的点了点头。

从长海出来,步行去五彩池,五彩池的水清且蓝,犹如一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镶嵌在层林之间,其醉人的蓝直让人感到窒息,不由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从五彩池出来,计划到火花海一带,沿公路走走,从另外的一个角度看看这几个海子,其中,火花海给我的印象最深,也是我喜欢的海子中的一个。

一直走到通往诺日朗瀑布的汽车站点,等了很长时间,只看到出沟的车子,几辆进沟的空车都不停,不知是何原因。一气之下,决定沿公路走上去,没想到这个决定让我吃了不少苦头,路途颇远、景色单调不说,净是那汽车经过扬起的尘和放出的废气就够呛人。

一路上,受着汽车经过扬起的尘的折磨,望着道路两旁染尘的叶子,目睹所谓的“绿色环保观光车”尾部释放的阵阵黑烟,我想,九寨要休息一下了。

好不容易来到诺日朗中心站,发现这里除了工作人员外,竟然没有一个游客!看看手表,下午三点二十分,有点不敢相信,虽然今天整体而言,游客都很少,特别是到了下午,几乎没什么人似的,但在这个中转站,看到这个情况,确实让我有点难以至信。

工作人员见我在站台站了一段时间,便好心的通过对讲机从则查洼调了一辆车子过来,这辆车子便成了载我去镜海停车场的专车,而且车上的女导游人非常的好,长得也漂亮,我舒心地享受着意外带给我的一切。

车到镜海停车场,与女导游挥手道别后,连忙架起了脚架,因为此时太阳露脸了,而且不温不火地把光照到了山上那片斑驳的丛树上、地上变了金黄的杨树上,拍照的大好时机!

我追逐着眼前的美景,没顾到脚下的变化,走出水泥地不远,竟陷入了一个看似坚固,但实际上却松软无比的泥地,好不容易把脚拨出来,两只鞋子已面目全非,出了一身的冷汗。这里以前应该是个泥塘。美景当前,也要时刻留意身边发生的变化。

看看还有时间,便乘车去芦苇海,走栈道经盆景滩返回荷叶寨。

时已六点,收拾好行李,告别了泽木塔一家,告别了九寨。

出了沟口,步行去九通取票,并入住颇豪华的九通,三人通铺讲价至40元,床铺干净,有电视,但新装修的气味很难闻,而且极想到公共浴室洗澡的我,一直等到十点才被告知阳光不足,太阳能蓄不到热水。

一夜没睡好,五点,实在受不了房间刺鼻的气味,爬起来,坐到大堂经理的大班椅上写日记。

发表于 2007-08-15 09:32

10月6日

候车的时候,又看见了那几个北京人,我们站在车前聊天,同一个目的地,同一个发车时间,只是班次不同,后来王序告诉我,他在车上看到我与别人在聊天,所以没跟我打招呼,他的车子经绵阳返回成都。

没有离开云南和西藏时的恋恋不舍,不带一丝牵挂的,我离开了九寨。

坐我前面的是三个来自小榄的中山人,嘻嘻,颇有亲切感,其中那个男的与我认识的一个中山的朋友一样,也非常喜欢拣石头,中午停车就餐时,他居然饭也不吃,跑到河里抱回一大堆石头,个头不小,份量不轻,其中两个还有柚子般大小,天啊!中山应该不缺石头吧?!

人家说,秋天的九寨是一日一景,我相信,因为相隔仅两三天的时间,路边的景色比来时更为斑斓。

车子走出盘山公路,进入到都江堰市后,心情坦然的舒畅。

我平安的回来了。

八点整,到了南门车站。

入住附近的农业大学招待所,自我感受很不错,15元的四人间,还有24小时热水供应,美美的洗了一个澡。

发表于 2007-08-15 09:34

10月7日

早上九点半,机票代售点的同志送来了返程的机票。

打包好行李,直奔王序推荐的西南书城。

我对西部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了解的越多,看到的越多,这是从西藏回来后一个深深的感触。

在出售相关书籍的架子前留连了好一阵子,捧了几本书,但其中有一本缺页,服务员告知只剩一本了,并建议我打个电话到成都购书中心查询一下。电话打过去,说有我要找的书,但购书中心离这还有一段距离,看看手表,时间不早了,昨天晚上王序还说今天中午见见面,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

就在我打车的时候,还碰到那五个北京人中与我最投缘的一个,他说其他四人到武候祠去了。呵呵,真个人生何处不相逢。

成都的购书中心位于武候区的高升桥附近,规模颇大,有点像广州的购书中心,但这里有更多的西部书籍出售。时间关系,不能细看了,匆匆拿了几本书,王序的电话便来了。

随后我们相聚在西南书城斜对面的“龙抄手”,这里有很多我叫不上名的小吃,而且每个品种的份量都很少,可以让你尽情地尝试一下,很不错。

与这个一路上给了我不少帮助的朋友作别后,到岷山饭店附近坐上了开往机场的民航班车。

在车上,认识了来自甘肃兰州的母女俩,刚接触,便被她们身上自然散发出的纯朴的气质所深深感染,我与那个现在医院实习,但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欢快的聊着天,眨眼,机场便出现在我面前了,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

三点多,办好各种手续,五点二十分登上了开往广州的飞机。

接受上次的教训,我走到离机场颇远的一个地方才打车回家,没想到,前面的三个人也是回佛山,于是省了不少钱。更没想到,彼此的目的地居然还那么的近!

登上车子,走不到三、四分钟,车上的收音机便传来了于根伟为中国队进了一球的捷报。

刚回来就收了一份礼物,感觉真好!

看看时间不早了,便与他们道别出去找车,但找了很长时间仍然找不到我要找的车子,看见一辆同样发往松潘的车,上去一问,是1507的班次,而我的是1506。这时,雨势很大,我身背三个包,撑着雨伞,拉着行李车,穿梭于乱糟糟的停车场,十分狼狈。进出司乘人员办公室五、六次,但他们爱理不理的作风并没能给我提供任何帮助,甚至离谱的是,竟然连他们也不知道车子停在哪里!那时候,人感觉特别彷徨,无助的我再一次来到“1507”前,车上的旅客挺好心,让我先把行李放到他们车上,叫我轻装去找。在离发车时间只剩五、六分钟时,终于在一个偏远的角落找到了我要找的车,于是赶紧跑去“1507”把行李转移到“1506”上。此时,眼眶有点湿润了。但没想到,车子一直磨蹭到七点二十分才开出。望着窗外丝丝的雨,我想,这次的决定是否错了呢?

我的座位在前排,在等候发车的时候,我与司机套近,婉言让他控制车速,因为在网上曾听人说过,这里的司机开车像耍杂技。但车子开出后,我发现我所说的一切是徒劳的,车子奔得飞快!司机逢车必超!走在公路上还不觉得什么,但过了都江堰市,开始走山路时,真是“一步一惊心”,我们车的司机可以在急拐弯的时候,在不减速的情况下,勇往超车!那时还是天雨路滑。如果此时迎面来了一辆同样速度的车,真不敢想像后果。

去完九寨黄龙后,我觉得就路况而论,如果不发生塌方等险情,一路是非常安全的,因为除了岷江大桥一段现正在修路外,全程都是平坦的柏油路,即使遇车也有足够的位置,根本就不是我想像中的那么险。但为何这段路上屡屡发生事故呢?我觉得与司机的开车速度有关,也许他们长年累月的来回跑这条线,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太熟了,但事故往往就是因为麻痹大意引起的。这次大致坐了四趟车,成都――松潘、松潘――黄龙、黄龙――九寨、九寨――成都,除了到松潘的那辆车让人胆战心惊外,其余三条线的司机开的速度都非常相宜。如果以后再有机会,我可能不再选乘由西门车站发出的车了。

车子一直沿岷江逆江而上,经汶川、茂县,向松潘开进,八、九点钟的时候,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着,天阴郁得吓人,能见度非常低。可能由于这里下了两个月雨的缘故,岷江水资源非常丰富,在一些落差大的地方,白浪涛天。

但是!随着车子不断往北前行,天气不断的好了起来,到了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天开始放晴了,中午车子停在茂县吃饭时,还出了太阳。哇噻!精神为之大大一振!于是振臂高呼:万岁!

我在饭店门口选购萍果以备黄龙、九寨不时之需时(那里的萍果确实挺好吃,5毛钱一个),同车的一个男子与我攀谈起来,他说他叫王序,是成都人,已到过九寨黄龙,这次是陪他女朋友来的,他问我路线怎么走,因为他想游完黄龙后,返回川主寺住宿,第二天包车去九寨,合租车,费用可降低。我觉得他的计划不错,于是答应了,因为我还考虑到一个问题――黄龙没车发往九寨。

待乘客吃完饭后,车子继续前行,下午三点四十分,终于有惊无险地安全抵达松潘。今天走了330公里,除去吃饭、洗车、“唱歌”的时间,大概用了七个半小时。

下车后,立刻买了明早六点半发往黄龙的车票,票价21元。

王序因其爸爸的关系,被接待到某局的对内接待处,我不想给他们添麻烦,提出自找住处,他们硬是留了我下来,在一个类似宾馆的标间住了一晚,还不收我的房费。这也是我此行住得最好的地方。

安定下来后,接待的人还说带他们去吃饭,我无论如何也不想去了,于是挎了相机,背起包包到松潘古城闲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