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代销员的一天

相量岗

东方才露鱼肚白,卢江灿就起床了,拿着一盆木炭先生着了火塘。山里的早春有点冷,门口的水塘上结了厚厚一层冰,等下苏州、常州和萧山几位收购苗木的客户要来,没有火塘他们会吃不消的。
不一会儿,火塘就旺了。卢江灿又拿起话筒,拨通了同村一位运输大户家的电话。卢江灿所在的四明山镇梨洲村,是远近闻名的花木专业村,因而花木营销、运输等业务都有专业人员,他自己就做了20多年花木生意,不过都是替花农们代销的,没有多大赚头。“乡里乡亲的,即使能大赚一笔也下不了这个狠心”。卢江灿说。
卢江灿第一站要到奉化的相量岗林场去收樱花苗,今年花木市场的行情发生了变化,红枫小苗价格比去年低,樱花的价格却一个劲地往上蹿,做小苗生意赚头比较大。但卢江灿做的是大苗生意,直接与工程公司打交道。“杯子里做生意没有出息,只有大海里才有浪花。”卢江灿是这样认为的。再说,小苗抬高价格,再卖给新发展花木的农户,实际上是自相残杀,卢江灿说。“事实上,从事绿化工程的公司如今也不大欢迎小苗,小苗成活率低、管护成本高,不如直接进大苗”。在车上,卢江灿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如今全国除台湾、内蒙古和西藏外,到处都有他的客户,他就像候鸟一样随季节迁徙,去年在家里的时间总共加起来不到两个月,其余时间全部是南来北往代销花木,除了本镇花农的花木外,奉化、鄞州不少农户的花木也是他推销出去的。去年旺销季节正好来了非典,影响了发货,所以只做了200多万元的生意。卢江灿不好意思地“嘿嘿”笑起来。
“滴铃铃”,手机响个不停,原来是几位客户到了。今天要发三车?穴5吨车?雪货,看样子要忙到夜了,卢江灿自言自语地说。
从相量岗回来,卢江灿又马不停蹄地到茶培、寺前、溪下等地收起苗木来,那里的许多农户原先都是他无偿提供苗木、技术发展起来的,现在仍靠他连接市场。随行的副镇长李义建告诉记者,前几年红枫苗头很紧俏,许多人出一角一节接穗的价格还买不到,但卢江灿看到农民王海标家里经济很困难,无偿给了他许多苗头,帮助他家发展花木,如今王海标也成了大户,去年仅青枫小苗一笔,就赚了10多万元。因此去年镇里成立花卉苗木协会,卢江灿以高票当选为常务理事。四明山的花木能走向全国市场,带动农民致富,像卢江灿这样的营销大户功不可没。“主要靠党委、政府领导。”卢江灿谦虚起来。
看着一车车苗木从家门口出发,已是傍晚,四周的群山已是黑黝黝的。卢江灿这才回家,妻子催他吃晚饭,他却不慌不忙地整理起四明山花木的资料来。“明天要出发到重庆去谈一笔生意,资料要带好。”卢江灿说。“明天是元宵节,一家人又不能团聚了。”妻子嘀咕起来。

相量岗

图片 1

相量岗 图片 2

图片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