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犬条例实施5年 如同一纸空文

9万多只狗,登记率仅四成多;烈性犬多,伤人事时有发生;养狗遛狗不文明,狂吠扰民污染环境……连日来,深圳养犬乱象问题引起媒体和广大市民的关注。《深圳市养犬管理条例》实施5年,为何成为一纸空文?深圳人应该如何文明养犬?连日来,记者就上述问题进行调查,并采访相关部门。

      “养犬在执法上力度相当微弱”    深圳市城管局法制处科长蔡舒川是当年《深圳养犬管理条例》的起草人之一。他表示,2006年制定条例时,距1995年深圳限制养犬规定实施已近十年,但政府部门发现限制不能解决问题,因此在这一基础上修改法律。“条例在当时体现出很多人性化管理的理念。即使到了现在,条例从管理规范到处罚额度都比较完善。但目前看,最大问题是缺乏刚性措施,即怎样执行从严管理。”    罗湖区清水河街道执法队副队长朱桂明也直言,在执法中遇到很多难处。“一是登记难,很多养犬人不会主动自觉到城管部门办理登记手续,并按规定每年都年审;二是执法难,一线执法人员执法时,有时连电梯门都很难进去;三是处罚难,开了罚单后,养犬人并不配合,根本不在罚单上签字。”    “执法队人手十分紧缺,违法养犬在执法方面的力度相当微弱。”蔡舒川说,立法无法解决体制问题。“我们没有专门机构,没有专门的人员,也没有专门的经费,缺乏刚性的执法力量。”    蔡舒川表示,城管部门会为每只来登记的犬只建造一个档案,注射疫苗,并植入电子芯片,同时告知犬只主人养犬所遵守的规定,“根据条例,每年约有2000个处罚案例,但这只占实际违反条例行为的很小部分”。    专家:“犬只管理可下放到小区物管”    “养犬扰民的问题,一是卫生,遛狗时,狗的排泄物不及时清理;二是狗叫。但这个问题不是管,而是怎样去教育引导市民文明养犬。城管要重点严格执法的是那27种不能养的烈性犬,因为这种犬只会伤人。”深圳大学传播学院党委书记、教授王晓华认为,在犬只管理方法上,深圳的社区管理已相当完善,应把犬只管理跟物业管理结合起来。“比如哪家狗扰民,邻居就投诉到物业,物业上门劝说和管理,就跟管家一样。”    这一观点也得到律师雷新平的支持,包括犬只登记也可以下放到每个小区的管理处。“他们登记很简单,也很方便,登记完了再统计上来。同时,也可以把一些养犬的宣传资料,比如狗主人应该承担哪些义务,法律边界在哪里等。”    此外,雷新平还表示,对极个别素质差,霸道又不讲理的养犬市民,应动用刚性手段去处罚,并从重处罚,以达到警示效果。    香港养犬管理经验    ■他山之石    作为同样是人口密度较高的城市,香港养狗虽同样须申领牌照,但费用非常低廉,包括植入晶片和施种疫苗的牌照费用只需80元港币。而处罚标准则非常细化和严格,如狗只粪便污染公共地方,罚款1500元;袭击市民或者吠叫声扰民,最高罚款10000元;对大型狗只和危险狗只的管制不符合要求,最高罚款25000元或监禁长达3个月等。    

  操作性差

文章来自:淘狗网

  难以执行

  《深圳市养犬管理条例》(下简称《条例》)经深圳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于2006年1月20日通过,广东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于2006年3月30日批准,2006年7月1日起施行。

  街道城管部门作为《条例》具体执法部门,有一肚子“苦水”。

  执法力量薄弱

  目前我市街道执法队一般为20人左右,多的也就40多人。他们表示城管综合执法事项本身就很多,仅查违、市容环境两项就要投入绝大部分精力,根本没有力量来管狗!这是记者在基层街道执法部门采访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街道执法队员在查处违法养犬时常常遇到这样的尴尬。记者曾随市、区城管部门到桃源村核查养犬登记,进入小区就见不少市民带着爱犬进进出出,极少有人采取给狗戴口罩等防护措施。村里一住户家里养了3条狗,见到城管执法人员要来登记,怎么敲门也不开。还有养犬市民说,养犬自己看好就行了,那么多乱摆卖等不管,凭什么管养狗?执法执什么法?

  街道办城管负责人告诉记者,这里有市民投诉邻居养犬,半夜狂吠不止,吵得他们睡不着觉。他们去查了几次,有时是狗被主人转移了,有时是主人不开门,进不去,根本无法查处。

  市城管监督指挥中心统计显示,从2008年至今年,中心接到市民投诉每年都有2000多宗,其中绝大部分是养犬吠声扰民,其次是咬人、烈性犬惊吓人。从公共投诉量来看,数量还是非常多。而这几年,各级城管查处《条例》各类违法行为不到百宗。

  执法手段缺失

  为了加大对违法养犬的打击力度,2008年市城管部门实施举报投诉和查处奖励制度。一是鼓励执法队伍,对查处无证养犬等违法养犬行为的,每宗奖励20元;捕捉流浪犬、无主犬的每宗奖励30元。二是鼓励市民通过12319投诉热线,举报未经登记擅自养犬的,每只奖励10元;举报饲养烈性犬的,每只奖励20元;举报流浪犬每只奖励10元。记者在市城管局调查发现,市民近4年、9000多宗有关养犬投诉中,没有一宗奖励兑现。

  该局相关负责人说,这主要还是执法时难以查实,养犬者多为自然人,对违法养犬者,城管执法时执法人员因不具有查看身份证的权利,就不能核实其姓名,因此执法文书无从开具;即使发现了违法养犬者的住宅,通过住宅登记可以查找违法者信息,但违法养犬者在住宅内不开门配合,执法人员不具有进入住宅的权力;即使能够顺利开出《处罚决定书》,违法者置之不理,也没有任何强制手段。

  即使查处了,犬的处置也是一个大问题。目前,除了福田外,其他各区都没有犬只收容中心。“这些查处没收的狗即便临时带走,不仅存放难,还要派人天天喂养,有些贵重的狗如果生病或死了,执法部门还要赔。”基层执法人员无奈地说。

  条例是否执行到位,市城管对区级城管无约束力

  根据《条例》,市城市管理行政主管部门负责组织、协调本条例实施的有关工作;区城市管理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养犬管理工作。但是,市、区城管部门只是业务指导关系,并不是上下级关系。区城管部门的上级主管部门是区政府,《条例》却没有赋予区政府的职责。同时,《条例》实施如出现问题,市城管部门因没有具体的管理权,只能向区级城管部门提要求,落实不落实市里没有任何约束力。

  给登记的犬只植入电子芯片就很能说明问题。根据《条例》,符合条件的居民和单位,区主管部门应当及时办理登记手续,发放养犬登记证及号牌,并为犬只植入电子标签,记载事项包括养犬人的姓名、地址及联系方式等内容。但是5年来,只有21000多只犬植入电子标签。虽然市城管部门多次向区级部门发出通知,但某些区至今为止尚未给登记的犬只植入电子芯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