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丨家里养了两猫一鼠,日常胆战心惊

图片 1

今天虽然很不方便,我还是一清早就把家里睡得迷糊的金丝熊(小仓鼠)拎着,小跑着去坐公交,转公交带到单位。我这样迫不及待的要把它送人,就是怕夜长梦多,下家反悔。

图片 2

这小东西,在我家住一个多月,很不受我待见。

雪梨

它是国庆节期间被我家丫头独自去宠物店买回来的。一同买回来的除了这只以白为底,头背处有棕灰斑的公金丝熊,还有一只纯浅棕色的母金丝熊。初见,一公一母,均黑豆眼炯炯,小巧憨萌。它们住在一个笼子里相亲相爱,蛮好。我甚至担心它们很快养儿育女,我该怎么侍侯。

坐标:北京

刚到家的第一天晚上,我就被自己的想当然打脸了。两个小东西,不断地纠缠到一起,不是亲热,而是在打架。才二个月大毛茸茸的小身量,看起来两只体型相当。打起来一会儿花的在上,咬咬咬,一会儿棕的逆袭上来咬咬咬。我用手拍拍笼子,告诫着:“别打了,不准再打了。”可它们只因震动稍静片刻,观望,观望没更多异常,继续开打。看久了,看出点端倪,母的打不过公的。母的偶尔会被咬得“吱”叫一声,奋力脱身,奔逃。公的歇下来喘口气,不到十秒,又追上去。小棕熊见公的追来,转身,立起,呲牙,防守。管你防不防守,公的冲上去就连推带咬。观战到此,我不由气氛:“这什么物种,公的一点不懂怜香惜玉。没有人性!”“仓鼠都这样,它们在抢地盘。”女儿给我上课。“那它们怎么谈恋爱,养儿育女。”“一到发情期,直接上呗。”我的天哪,惊闻仓鼠的爱情,实在不可理喻。“它们也不管自己的小孩的,随它们怎么活,搞不好还吃自己的小孩。”闻听此言,我彻底被惊骇到。“这种无情无义的鬼东西,养它干什么!”“可爱呀。”我无语。

职业:电商

“不行,再这样打下去,母的会被公的咬死。”我老公在观战第三天,实在受不了两只小仓鼠的水火不容。“走,去再买个笼子把它俩分开。”“宠物店老板说它们不打架,我才买两只的。”女儿插话。“那你们再买个小笼子就可以了。”

26岁,养了两只猫一只鼠。

在宠物店,我与老公都实在看不上小笼子的简陋,憋屈。还是决定给花背金丝熊买个蓝色的豪宅。豪宅内自带有门有窗有烟囱的卧房,有露台、滑梯、滚桶、食盒、饮水壶。忘了配磨牙石,浴沙,就先凑合着吧。这样多气派,一红一蓝两座豪宅,两只仓鼠各归各处,打不起来了吧。“这样不在一起,也没办法生小孩了。”我有点小操心。“我不想它们生宝宝,烦。”原来女儿只贪图金丝熊的可爱,封杀了它们的未来。

家里已有两只猫的雪梨,对着一只肥嘟嘟的仓鼠心动了。猫和鼠能共处一个屋檐下吗?雪梨开始了她的“警匪一家亲”饲养计划,也不得不密切地关注着三只小家伙的一举一动。

第一周,全是丫头负责照顾两只小仓鼠。早晨喂一把鼠粮,晚上喂一把鼠粮。一周下来,花背金丝熊忽忽长肥一圈。走路拐拐的,爬笼子还真笨得象熊,偶尔抓不住栏,扑通,掉下来。瞧它吃吃、晃晃、睡睡,连滚桶都难得玩一次,不由笑话它贪吃,懒。相对来说,母的就可爱多了。一周下来体型变化不太明显,看它轻盈地爬笼子、滑滑梯、转滚桶,尤其呆萌。

2019年第101篇中国人的故事

金丝熊鼠性明显,喜欢藏粮食。早晨撒在食盒里的十全(十种谷物、种子)鼠粮,晚上盒子里就一粒不剩。难道吃完了?找找看,给它垫窝的木絮下面,有粮;给它睡觉的卧房里,有粮;在它的两边腮帮里,有粮。这小东西还挑食,每过三五天给它换木絮,会看见很多玉米粒被剩了下来,它喜欢吃花生米、葵花子,常常两手抱着食物,悉悉索索地啃,一听有动静,即刻静止,警戒解除,即刻再啃。难怪容易长胖。

作者 | 雪梨

金丝熊白天相对乖巧,如果不吃食物,就躲在小房里睡觉,或窝在笼底一角,埋头睡觉。常常,在早晨喂食时,看它们困的眼皮想睁开又睁不开的憨样,不禁怜爱。一到晩上,它们精神就活过来了,窜窜,爬爬,跳跳,到处抖着胡子嗅嗅。它们最明显的习性,磨牙。啃磨牙石,啃笼子上的细钢精条。看它不停的换姿势啃得上瘾,咯咯吱,咯咯吱,感觉它好象前世跟硬物结下了仇,永远咬下去,都解不了的仇。晚上,我们近十一点睡觉了,还听它们在客厅咯咯吱,咯咯吱咬笼子。尤其是花背金丝熊咬得欢。

编辑 | 二维酱

给仓鼠换木絮时会把它们卧房的木絮一并清理干净。只在笼子底上撒一层约一寸厚的木絮。等第二天再来看,木絮已不知什么时候被拖到卧房里,满满荡荡。小东西暖暖的睡在里面,真会享受。

一只名叫贾琏的仓鼠

花背金丝熊最不受待见的是,它会逃跑。一次休息天,我喂食喂的迟,它在里面不耐烦,笼门一开,它吱遛窜了出来。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我手足无措,不敢直接拿手抓它,一碰它软软、温温、滑滑、扭扭的身体,我自己不由手抖心抖,跟触电一样收手。可我又不能不管它。找个大毛巾来,企图把它扑到毛巾里,裹住再拿。可好不容易扑到了毛巾下,它灵敏地从手巾边角拱出来,继续跑。它跑的路线也很神奇,桌上缝、沙发底、门背后、床底。一钻到犄角格拉的地方,我就束手无策,只好等,等它自己遛出来,再扑。我象一个忠诚的迷粉,跟着花背金丝熊游到大房间,歇歇,游到小房间,等等,游回客厅。在它即将游进沙发底,我终于严严实实地扑到它,拢住,塞进笼子。下次再喂食,必须先把它拍远离笼门口,才敢开笼门。还有一次,我下班到家在厨房忙活,听丫头惊呼:“小仓鼠不见了!”我赶紧跑到客厅,蓝色笼门开着,里面确实没有花背金丝熊。真奇怪,早晨我投完食确实关门的。那结论只有一个,小东西会开门,自己跑出去遛达了。娃娃急得不行,找手电,趴在地上找仓鼠。我给丫头出主意,这家伙贪吃,在笼外不知道遛了多久,想来肚子饿了,投点食物在食盒里,等它出来。出完主意我接着去厨房忙活,果然不多时又听女儿高兴地叫:“出来了,出来了。”原来它躲在窗帘与柜子间的缝里。看它旁若无人的嗅到笼门边,我上手一把把它推进笼里,女儿快速关门,找来夹子把门夹死。这个无法无天的小东西,相较红笼里的乖乖女,它都成了法力无边的孙悟空。

家附近的商场旁边有个宠物店,每次去超市采购完,总是习惯性地去宠物店看看猫。站在外面隔着整面玻璃墙可以看到每个格子间的猫宝宝,大多数小猫是3个月内,懵懵懂懂的样子。偶尔也会有狗宝宝。看完玻璃墙上的这些,推开宠物店的玻璃门,进屋逛逛,临走时买几罐猫罐头或零食。

学会开门的花背金丝熊,因为铁夹夹门再也跑不出笼,这下它咬笼的目标就专注于笼门处,咯咯吱,咯咯吱。不几天,笼门细钢丝条由白色被它咬得一片黑。女儿预言,笼门钢丝条早晚会被它咬断。

有一天在零食货架的最下面一层发现了一个笼子,里面住了一窝仓鼠。这些仓鼠在宽敞的窝里跑来跑去,有的啃坚果,有的玩滑梯。注意到我在看它们,一个个呲溜呲溜躲到隐蔽的地方去,不见了。

这个烦人的小东西,朕不侍侯了。找下家,送人。

图片 3

生活照

“这些仓鼠好胖呀,太萌了。”看了一眼同来的嘉嘉,我又说:“可是家里已经有猫了,可以养仓鼠吗?”嘉嘉也被这个问题问住了,只是说不能养在猫的视野范围内。“那就养在厨房的小阳台好喽!”一拍即合,店员按我的指示抓了一只最胖的仓鼠装进纸袋,顺便购置了鼠粮、垫窝用的干玉米芯。

我给仓鼠取名贾琏,把它安置在厨房边的小阳台那里。我嫌铁笼子不好看,于是上网买了亚克力的鼠别墅,还在别墅里添置了各种玩乐设施。贾琏住进鼠别墅后,用了三天的功夫把别墅内的所有玩具和“家具”啃烂。啃完这些,它开始啃窝。这个鼠别墅在贾琏的门牙下显得很单薄。终于,它啃掉了别墅墙的连接点,准备越狱。我及时用胶带对鼠别墅进行了修补,希望在新的笼子到来之前,这个窝能多挺几天。

猫和鼠的初遇

家里的两只猫早已发觉家里来了新成员,想尽各种办法预谋进厨房一探究竟。尽管我每次进厨房前都先观察好周围形势,人闪进厨房后快速关上门,可还是没有两只猫敏捷。橘猫斗斗趁我进门时快速窜进厨房,三花猫二壶紧紧跟上,它们花了几秒钟找到了贾琏的藏身之处。这两只猫刚满月就来到我家,所以我猜它们这辈子还没见过老鼠?两只猫围着贾琏的家探头探脑,研究着这个肥成一团,行动缓慢的家伙。贾琏一副我吃我的坚果,你们看你们的态度,并不害怕。我分析,贾琏此时并不知道猫为何物。

图片 4

贾琏和猫

橘猫是斗斗,三花是二壶

贾琏吃饱了,顺着滑梯滑到一层,在滑梯旁打个滚,扭着肥肚子来饮水器旁喝水。两只猫被贾琏的一连串动作深深吸引,伸着头瞪大眼睛,鼻子已经贴到了贾琏家的亚克力透明墙。填饱肚子的贾琏开始对家以外的生物有了兴趣,它两只手扒着墙站起来,鼻子朝着橘猫的方向闻一闻。橘猫和贾琏的鼻子对鼻子,我在旁边看着它俩在“接吻”。

每次两只猫急吼吼地来厨房看贾琏,我都在猫身边陪同,时刻关注俩猫一鼠的动向。有一次我一个转身,二壶就跳上了鼠别墅的房顶,我赶紧把它抱走,敲了下脑门以示警告。二壶喵喵叫两声表达它的不满。中看不中用的亚克力鼠别墅岌岌可危,两只猫想把贾琏家拆了简直易如反掌。我用胶带补好贾琏家的房顶,又对窝检查了一圈,发现好几处连接已被贾琏咬得差不多快松开了。我找到嘉嘉开会,讨论新进一个鼠笼子的问题。“亚克力的才买一周就快散架了,还是铁笼子靠谱,可是楼下宠物店的铁笼子不好看。咱们抓紧选个又大又好看的。”嘉嘉同意了我的提议,两个人同时拿起手机刷淘宝。

贾琏家的屋顶被橘猫坐塌了

网上卖的鼠笼没有一个合心意的,不是太丑就是太小。我决心要给贾琏一个又大又漂亮的新家,就这样鼠笼的事又拖了两天。两只猫依然在我下班后,在厨房门外急吼吼的要进去,并且扒着门把手开始啃咬,以示威胁。为此,我买了把手套给厨房的门把手安上,希望延长门把手的寿命。

图片 5

两只猫特别喜欢看贾琏在外挂的浴室里打滚,每次看它在“洗澡”,两只猫兴奋地又伸脑袋又伸爪子,贾琏并不怕,它滚它的。洗完澡的它抖抖身上的白沙子,出来啃啃坚果,和猫对视会儿,就回到小木屋里打盹儿去了。小木屋里被贾琏堆满了玉米芯,是个相当隐蔽的房间。基本上贾琏回到小木屋,谁也发现不了它了。两只猫在旁边等了会儿,见贾琏不出来,也就失去了兴趣,开始东张西望了。我也放松了警惕,转身去给自己倒杯水。水倒了一半听到身后的响动,橘猫已经坐在贾琏家塌了的屋顶上。显然橘猫也没想到这玩意儿会塌,一脸蒙圈。我赶紧把猫抱了出来,贾琏也从小木屋里扭出来看看情况。

我先把橘猫捞出来,然后开始抢修屋顶。贾琏探头探脑地看着猫,猫的脑袋伸了过来要闻贾琏,贾琏也站起来把鼻子凑近猫。我一边用胶带抢修屋顶,一边扒拉两只猫,警告它们离老鼠远点。猫和鼠并不理会我,继续花样靠近对方,然后一个劲儿地闻。

相关文章